栗子

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。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,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;若有不正之事时,不恐惧修正之心;不向豺虎献媚……我希望庆国的国民,每一位都能成为王;都能成为统治被称为“自己”这块领土的,独一无二的王。

也谈社交恐惧,和你说说我一段难忘的经历

少女怀诗总是春:



作者:国王KING




推荐:我觉得我也换了这种病(。ò ∀ ó。),不过没有这么严重。晚安。






写这篇文章难免会有“鸡汤”之嫌……但是,只想和你分享我一段难忘的经历。




1.




知乎刷Timeline的时候看到这个高回答的问题:社交恐惧是怎样的体验?忽然想起我也有有过这种体验,从得到它到离开它可花了自己不少的时间,2014年的1月到2015年的6月,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了。直面它,多少让我有些不自然,但是,我有什么好羞愧的呢,这也是我的一部分,很高兴摆脱了它。就像《罗琳小传》里,J.K.罗琳描述她那段饱受抑郁折磨的痛苦经历:“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曾经抑郁沮丧而感到羞耻,从来没有。有什么好羞耻的呢?我度过了一段真正艰难的时光,我非常骄傲我能脱离那种生活。”




2.




患上社交恐惧是2014年1月,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天。那天和往常一样,我走在去书店的路上,突然间,心中产生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。心跳得很急很快,仿佛有什么让我害怕的事情正在发生,肩膀变得僵硬,像有无形的压力施加在双肩上。心烦意乱,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回到家。这和你们想的不一样吧?你们可能觉得,社交恐惧是潜移默化、是与生俱来的,而不是像我这样,似乎有一个定时炸弹,到了这一天,在我体内爆炸了。我也是,我从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患上社交恐惧(那时候的我还不清楚,以为自己身体不舒服),直到注意到自己的“症状”与一些社交恐惧的症状描述符合的时候,我才明白到自己患上了“社交恐惧”,但我还是不愿意接受。




3.




度娘对此是这样描述的:社交恐怖也是一种强迫观念,患病率较高。患者对与人接触感到苦恼。当然,谁都有可能具有某种程度的社交恐怖,但发展成神经质症的症状时,其恐怖、痛苦程度非常之深,以至于回避与人接触,对日常生活造成严重障碍。




我想,自己应该算是中度的吧。




-与别人见面时不能……或者说是不敢正视对方,自己的视线与对方相遇就感到非常难堪和尴尬,甚至是苦恼。




-在公共场合太过于紧张,或者在不熟悉的人的面前说话时,会觉得自己的声音不像是自己的。事后小声重复着自己说过的话,大惑不解,“为什么我的声音变成了那样了?”




-不敢与人交流,只和宿舍的人交情好。隔壁的寝室基本没去过,大家只是点头之交。最怕就是路遇同学,跟他们又不熟悉,不敢上去怕被他们发现然后不得不进行谈话……但谈什么好呢谈什么好呢……因此在路上看见同学的背影立马就赶往另一条路或者是放慢脚步。




-不在同一家店买东西,怕店主认识自己。(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好逗比)




-宅……也说不上是“喜欢”,总之就是害怕碰见人。一遇见别人就会浑身不自在,他会怎么议论我他是怎么想我的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?但是有好友陪伴在身边的时候却不会有这种浑身不适感。以致于有时必须自己一个人出去的时候,会给自己鼓劲(不像《无耻之徒》的Sheila那样啦),心跳得很慌,也许是不喜欢自己“暴露”在外的那种感觉吧。所以,家和宿舍永远是我感觉最安全的地方,不用担心别人的看法,不用把真正的自己暴露给别人,不用害怕不用介意其他的东西。




-很在意别人的看法,一夸我我就高兴,一骂我我就失落。玻璃心没办法……最害怕的还是那种背地里的议论。他们在你的身后议论着你,你明明听见了却要装作没听见。还有就是他们会对此评价你“很内向”,你心中有千言万语想来驳倒他们对你贴的这个标签,你想说你喜欢看美剧热爱动漫还喜欢刷知乎逛豆瓣, 但这些有几个人懂呢?因此只能忍气吞声默默地接受这个标签,但只有你知道真正的自己是怎样的样子。




-做一件自己不擅长的事情的时候,会预演一次,力求尽善尽美(其实还是怕失败了被人评价而已。我知道你也和我一样,不喜欢看见那种奚落、略带嘲笑的目光聚焦在你身上)。不仅预演,还要假设最坏的情况以及其他可能的情况,这就是典型的“想多了”。




4.




……




上面的一切,也许对于患有相同体验的人来说,只是冰山一角。我们竭力地回避与别人的社交,面对别人的评价时,总会在心中有着一套自己的说辞:我不想和他们做朋友;社交是浪费自己的时间;爱好不同、三观不同,我和那些人合不来……但事实真的是那样的么?我们,可能只是用这些说服了自己的理由,来回避社交,在心中打造完美的自己吧。如果,你觉得自己不需要社交,或者说,不进行社交对于你而言没什么问题的话,你就不必看下去了。在家、宿舍之外的环境总会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,看见一些人总会自己在心中不断揣测他们的想法,害怕他们在议论我,以致于一出门就紧张不已。当时,我也很为自己有这样的症状而感到困扰。那段痛苦的时期读到了《冰与火之歌》,布兰与父亲艾德对话的那部分。




布兰寻思片刻后反问:“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?”“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。”父亲告诉他。——《冰与火之歌 卷一 权力的游戏·上》“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。”我默念着这句话。也是这句话,让我度过了一段渐渐好转的时期,在课堂上的演讲我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、面部发麻了,在心中默念这句话,会让自己觉得很安心。




5.




人需要常常打鸡血,自己的心也是。《三傻大闹宝莱坞 3 Idiots》里面,兰彻经常对好友们说,“心很脆弱,你得要经常安慰它,对它说‘Aal izz well.’(一切安好)。”而我也意识到,如果不在思想中转变的话,那么一辈子都要活在恐惧的阴影之下。那么,我们社交恐惧,到底在怕什么呢?因为怕和人交流。




为什么?因为怕和他们交流后,他们知道自己、了解自己。为什么?因为怕他们了解自己后评价自己。为什么?因为怕他们评价的自己,和我们内心的自己不一样。想到这里我就明白了,我们渴望别人注意到的是内心理想的自己,那个我们也认可的自己。但事实上,我们做不到啊,就是这种现实的落差造成我们小心翼翼地和人交往,生怕一不留神就暴露出自己最糟糕的一面。其实啊,真有那么糟糕么?过得轻松一点不是很好么?




好了好了,鸡汤端上来了,这是我自己的心得:不用活在别人的目光里,要活在自己的心里。其实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你自己。别人看到的你都是片面的。所以,他们的评价和判断,并不能说明你就是那样的人。学会爱惜自己,告诉自己的心,“一切安好”吧。




5.




只有强大的内心才能直视恐惧,我不断地告诫着自己。那么,就从心开始塑造吧。出门在外都是人,有什么好怕呢?大家都是一群人,和我一样。“挖了蘑菇累死。”我在路上小声地嘟囔着。(注:“挖了蘑菇累死”是《权力的游戏》中的瓦利雷亚语的空耳——“凡人皆有一死”)




“人惟有恐惧时方能勇敢。”“凡人皆有一死。”“一切安好。”这几句话似乎有某种魔力,当重复的次数越多的时候,你越能感觉到自己充满力量,社交的恐惧,也就不再害怕了。不仅仅是这些,我还得在心中暗示自己:现在是在拍一场电影,大家都是群众演员,镜头无处不在……对,就像是《楚门的世界》。你要好好表现,像荧幕上的那些明星那样,不要害怕,人生在世,全靠演技嘛。




6.




是那些话语和暗示支撑着我度过了一段煎熬的时光。回首过往,不禁有些感慨。其实,我们担心的都很少会出现,真的没有那么可怕。我不禁想要抱一抱屏幕前,和之前的我患有同样恐惧的你,告诉你,不用怕。你担心的都没有发生。别人也不会对你议论纷纷,他们只是你眼前的一个过客,正如你在他们眼中一样。你犯下的错误,在你眼中放大了千万倍,但在别人的眼中,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。你跟那些同学搭讪,发现也没什么嘛,你又认识了新朋友,并且诧异他其实也和你一样喜欢追美剧。




……




我们,总是想得太多,担心这样担心那样,只要迈出一步就好了。对他们问个好,说一句话就好了。就一句话,说了身上又不会掉一块肉,只需要短暂的、一秒的勇气,开口说话。社交恐惧并不是只带来负面的影响,它也让我学会了谨小慎微——对一件事情分析它可能出现的状况,告诉自己,无论出现哪种状况我都可以自如应对。从2014到2015,我告别了之前的我,我不再那么敏感自卑,不再那么害怕社交。内心,是无比充实的强大。感谢这一段经历,它也是我成长的一部分,所以今天与你谈起时,我不会觉得羞愧,是它造就了现在的我。暑假,我认识了一位共同喜欢二次元的新朋友,开学就可以见面了,想想还是有点小激动呢。你说,我们要去哪儿玩呢?



评论
热度(24)
  1. 木子沉沉少女怀诗总是春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栗子少女怀诗总是春 转载了此文字
©栗子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