栗子

我希望庆国的人民都能成为不羁之民。受到他人虐待时有不屈服之心,受到灾恶侵袭时有不受挫折之心;若有不正之事时,不恐惧修正之心;不向豺虎献媚……我希望庆国的国民,每一位都能成为王;都能成为统治被称为“自己”这块领土的,独一无二的王。

无心烧掉了张显宗的骸骨。火苗微弱,在夜风中微微的,像一颗垂死的星星坠落在地。岳绮罗藏在不远处的一小片密林里,左眼死死的盯着火光。右眼一胀一胀的剧痛了,痛到牵扯了她的心脏。  火光熄灭之后,山林归于漆黑寂静。岳绮罗坐在一棵老树下,无声的翕动了嘴唇:“张显宗。”  她以手托腮,不带感情的发出声音:“张显宗,我牙疼。”  向后靠向老树树干,她继续自言自语:“这辈子没活好,很糟糕。”


评论
©栗子 | Powered by LOFTER